资讯 | 2019澳大利亚年度人物明天揭晓

澳大利亚年度人物获提名者(从左至右):理查德·哈里斯医生、迈克·朗、科特·费恩利、贝尔娜黛特·布莱克 


本周五,获2019年澳大利亚年度人物殊荣者的名字将在堪培拉宣布。 

在八名获提名者中,有些人因其终身从事的工作而受表彰,其他人则因仅仅数天或数周的努力而受到表彰。 

该奖项与年度澳大利亚长者(Senior Australian of the year)、年度澳大利亚青年(Young Australian of the year)和澳大利亚本地英雄人物(Australia's Local Hero)这些奖项都是对改变生活、改善澳大利亚社会者的认可,此人克服挑战,勇于冒险,是一位在很多人生活中产生积极影响的带头人。 

2018年的年度澳大利亚人奖项授予了新南威尔士州的量子物理学家米切尔·西蒙斯(Michelle Simmons),他的工作被誉为将澳大利亚带入“计算时代的太空竞赛”。 

每个州和领地都提名了本地区参加该奖项最终评比的候选人,下文介绍的就是几位正在参加角逐的澳大利亚人。 

南澳州:理查德·哈里斯医生(Dr Richard Harris) 

南澳的医生理查德·哈里斯在短短数日内就在全世界一举成名。他在被水淹没的洞穴中奋力拯救了12名泰国儿童的生命。

说实话,当我们在地下一刻不息地工作时,我们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有多重要,哈里斯医生说。

“我回到澳大利亚后才真正意识到这件事有多重要。”


作为一名拥有丰富洞穴潜水经验的医疗从业者,哈里斯医生证明自己对救援工作起到的不可或缺的作用。这次救援使所有男孩以及他们的教练都成功撤离。

这次救援被人们称为史无前例的行动,事关那些年轻球员们的身体健康。哈里斯医生对这些球员的健康状况进行评估,以决定对他们的救援顺序。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MA)主席托尼·巴托尼(Tony Bartone)称哈里斯医生的努力是不折不扣的杰出行为,超越了其职责范围

这位住在阿德莱德的医生表示,他对这次行动的记忆有点模糊,但值得欣慰的一点是,尽管起初有些担心,但还是看到[救援]行动成功结束。

“我认为,人们如此关注这件事是因为,虽然没有什么新鲜的,但在接连不断传来坏消息的这个时候,这样一件振奋人心、让人们开心的事情对国际社会来说真是太棒了,”他说。“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如此密切地关注这件事。”

新州:科特·费恩利(Kurt Fearnley)

二十余年来,科特·费恩利一直以穿上金、绿相间的运动服现身残奥会为目标。

他在2018年参加国际轮椅竞速赛后退役时,他共赢得了13枚奖牌。除此之外,他还11次在悉尼马拉松赛夺冠,五次在纽约马拉松赛夺冠。

这位在凭借轮椅和兄弟姐妹们赛跑的过程中长大的新州年度澳大利亚人表示,体育运动可以为身有残障的人士打破障碍。

尽管出生时腰椎骶骨发育不全,脊椎和骶骨缺失,他还在没使用轮椅的情况下在科科达小道(Kokoda Track,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条百公里长,具有历史意义的土道)走完全程。

科特·费恩利因对残障人士的杰出服务以及为原住民体育运动和慈善组织筹款的成绩而获得一枚澳大利亚官佐勋章(Officer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现在又被评为新州年度澳大利亚人。

有人已经联系费恩利参加政党选举活动,但他表示为澳大利亚残障人士进行宣传的活动不能通过一个平台完成,而是要与所有人携手合作。

“我想要和这个国家展开的对话,不能仅在一个党内进行……当你和人们谈论残障问题时,你需要每个人都参与进来,”他说。

受上小学时的校长与学校老师决心的鼓舞,费恩利坚持不变的目标是确保残障儿童获得与同龄人相同的机会。

“我们的一些老师特别优秀,但不幸的是,他们会受到挑战。有时,我们或许需要那位老师稍微叛逆一些,我们或许需要他们向所在部门施加些压力,并要求进一步包容残障人士。”

塔斯马尼亚:贝尔娜黛特·布莱克(Bernadette Black)

贝尔娜黛特形容说,她在16岁怀孕时遇到别人就像“正参加葬礼”。 

“我周围的每个人看上去都很难过,”她说。 

由于父母都年纪轻轻就离开学校,布莱克女士怀有身孕[对其家人]是个沉重的打击。她对父亲的痛苦记忆犹新。 

但学校的一位老师安慰她,说“旅程现在可能不一样了,但目的地可以保持不变”。 

这些鼓励的话语以及儿子的到来激励布莱克女士创办了“青少年勇敢面对怀孕及养育子女(Brave SEPT)计划”,帮助年轻的父母们接受教育,“用微笑铲除污名”。 

“老天呀,我真是太感激那些话了,”她说。 

她在孕期结束时做出了三个承诺——做一名好母亲、完成学业并“写一本小册子或其他什么东西帮助其他年轻女性”。 

布拉克女士注意到向年轻人提供护理服务时存在的差距,勇敢基金会(Brave Foundation)的成功证明差距确实存在。 

2018年,联邦政府向该组织拨款440万澳元,不仅为年轻的父母,也为他们的家人和朋友提供指导。 

“勇敢基金会帮助了八千余名年轻父母。我们是澳大利亚唯一帮助年轻人实现受教育理想的全国性组织,”她说。 


昆州:乔·罗斯(Jon Rouse) 


一支设在布里斯班的由警队调查人员组成的精英团队“百眼专案组”( Taskforce Argos)所面临的特殊挑战 -- 在于明显缺乏管辖权。 

“互联网是无国界的,所以当我和我的团队主要针对位于昆州的罪犯及寻找昆州的儿童受害者而上网时,[破案]是不可能的,”乔·罗斯说。

 “我们上网,我们识别罪犯和在世界各地其他司法管辖区遭受性虐待的儿童。 “

”我们一直坚持认为,我在一个位置,那就是不管孩子在哪里,我们都会采取行动来试着找到他们、帮助他们。” 



在长达34年的职业生涯中,侦探督察罗斯一直致力于调查针对儿童的犯罪行为,并实施了澳大利亚全国受害者图像图书馆(Australian National Victim Image Library),以协助识别受害者。 

他于2001年创建了“百眼专案组” -- 澳大利亚第一项针对性侵儿童的犯罪者的行动,这项行动旨在确保受害者不会陷入困境之中。 

“在2002年,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我清楚地记得开始的几分钟只有哭的声音,”他说。

 “[打电话的]这个男人快50岁了,他从前一直被安置在孤儿院里。在哭泣和抽泣之间,他告诉我,园艺工当时会有组织性的强奸他们。 “我没法做任何事来帮他,因为所有的证人和罪犯都死了。” 


首都行政区:弗吉尼亚·霍瑟格(Virginia Haussegger) 

曾任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闻播报员的弗吉尼亚·霍瑟格(Virginia Haussegger)觉得,当她离开在堪培拉电视上的角色转而从事研究工作时,她将过上一份“安静的生活”。 

早在#metoo运动之前,霍瑟格女士就是性别平等的热情倡导者,尤其是在领导层和公共部门的代表性方面。 

2016年,她被任命主管堪培拉大学政府治理与政策分析研究所(IGPA)内一项新的性别平等倡议—“2030年之前实现50/50基金会”(50/50 by 2030 Foundation)。 

“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在改善澳大利亚各地性别平等的更广泛讨论中,成年男子和男孩扮演什么角色?”她说。

 “我们经常谈论性别平等,好像这是一个女性的问题 – 其实不是。我们都有性别,包括成年男子和男孩,男性不是问题所在,他们是这一至关重要的讨论的一部分。” 



 她说,澳大利亚在性别平等方面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世界排名第39位,这一点不合情理。 

“我们在50/50基金会的研究发现,实际上成年男子和男孩开始觉得他们在某种程度上被排除在性别平等措施之外,而且由于性别平等问题而在工作场所事实上处于不利地位,”她说。

 “因此,我们确实需要关注这个问题,在它失控并形成强烈反对势头之前驾驭它,让成年男子和男孩更多地参与这一讨论。” 


北领地:迈克·朗(Michael Long) 

往他的方向随意甩出的种族诽谤是迈克·朗的催化剂,也痛苦地提醒他,通往平等的道路仍是漫漫征途。

作为一名光芒耀眼的澳式足球轰炸机队(Bombers)的球员,朗于2004年开始了朗步Long Walk),旨在以这种方式传播反对仇恨的信息。

他从墨尔本徒步650公里走到堪培拉,与当时的总理约翰·霍华德会面,讨论将原住民问题重新放入国家议程。

2013年,当亚当·古兹(注:澳式足球选手Adam Goods)在球场上被人针对时,他再次被提醒这项工作仍有待完成。

“当它(注:种族诽谤)再次抬头时,确实令你失望,”他当时说道。被命名为北领地年度澳大利亚人的他说,他仍然致力于用澳式足球与人们建立联系。“[澳式足球给了我]平台来回馈我们的青年、我们的儿童、我们的社区,”他在达尔文的颁奖典礼上说。

“希望[我们可以]用澳式足球的力量来做好事。“我很感激成为一名北领地居民,我只想看到我们的儿童......发展得很好。”


维州: 马克·萨利文(Mark Sullivan)


在一个主要受金钱驱动的全球医药市场上,几乎不可能为许多疾病筹集资金。

对于马克·萨利文来说,这是他为解决蟠尾丝虫症(也称河盲症)期望克服的挑战,这种病症正在摧毁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生活。

他因其非营利性公司全球健康药物开发Medicines Development for Global Health所做的工作而被命名为维州年度澳大利亚人。

这是第一家在应对该疾病的药物莫昔克丁方面获得美国批准的澳大利亚制药公司。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就是开发药物,所以我知道我可以接过这一挑战,从他们余下的地方开始,完成工作并开发出这种药物,”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墨尔本电台。


长期以来,河盲症一直是一种被忽视的热带疾病没有很多时间、金钱和努力投入其中。这种情况直到最近才有好转。

疾病负担很重,人们真的很苦。这是他们谋生和接受教育的障碍,他说。

接下来的任务,他说,将是为疥疮引入一种新的治疗方法。疥疮影响了70%不到一岁的土著婴儿。

西澳:克雷格·查伦(Craig Challen)


今年,两名成功参与泰国洞穴救援工作的澳大利亚人被提名为年度澳大利亚人候选人。 

像理查德·哈里斯医生一样,克雷格·查伦马上提到了团队为完成任务所付出的努力。 

“出现在我头脑中的第一个想法是,‘他们犯了某种错误并找错了人’,”他说。 

对查伦医生来说,这是一次压力大、风险大的操作,牵涉到在极端天气条件下的精细医疗程序。 

“我们完全预料到会有人员伤亡,我们得到的最后结果超出了我们敢想的最大范围,”他说。 

“把人麻醉并把他们的头放在水下并不是人通常会做的事情,据我们所知,这绝对前所未有,而且绝对不同寻常。 “感觉是我们参与了这项可能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没有别的办法。” 



尽管承受了这次救援行动的压力和随之而来的媒体的浓厚兴趣,查伦医生和哈里斯医生都双双返回到洞穴潜水。 

他对其他人的建议是,只要做好准备,避免被“束缚在办公桌上”。 

“每个人都将面临生活中的一些危机或困难......你应该现在就开始为自己做好准备,”他说。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至ABC中文网查看更多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