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期黄克诚三次谏言壮大人民军队

抗日战争时期黄克诚三次谏言壮大人民军队

本文来源:辽宁日报,作者:周田坤/马世扬。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建议恢复八路军政治委员制度

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后,为适应国民党编制的要求,根据1937年5月党的苏区代表会议关于组织问题决定的精神,八路军取消了政治委员制度。

在此期间,黄克诚被任命为八路军总政治部的组织部长。他的直接领导是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主任邓小平。自从取消了政治委员制度后,黄克诚却一直关注着这个问题,敏锐的洞察力让他始终感到一种不安和忧虑。

适逢平型关战斗结束后,任弼时找到黄克诚,说道:“你到一一五师去检查政治工作情况。 ”黄克诚到达部队后,进行了一次深入细致的调查,随着调查的逐步深入,一些问题逐渐浮了上来。部队取消了政治委员制度,从旅到连,各级只有正副军事领导人,多增一个副职。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部队的作风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政治工作显著削弱,军阀习气如同一场瘟疫在滋长蔓延,一些基层干部甚至模仿起了国民党军官的作风,大讲排场。原有的红军传统,党的核心作用被严重削弱了。如此下去,部队难免要面临改变性质的危险。

黄克诚洞察到了这种危害。随即在与师首长的交谈中,黄克诚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建议恢复我军的政治委员制度,开展反军阀斗争,保持我军的光荣传统。 ”与师部首长统一观点后,黄克诚立即将意见汇报给任弼时。

任弼时鼓励地望着黄克诚:“这样吧,你把部队检查的情况和建议,立即起草一份报告,以便上报。”没多久,黄克诚便将一份题为 《目前军事建设中的部队政治工作》的报告交到了任弼时手中。黄克诚在报告中认为:历史教育我们,我党要保持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非依靠政治委员不可;特别是在今天民族敌人与其他方面危害分子严重威胁破坏根据地,与军队分散隔绝,上级领导不易集中等情况下,就更显得尤为重要了。 “政治工作的建设是目前军事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离开了政治工作建设,则军事建设是不完备的,甚至军事建设本身将受到严重的损失。 ”

这份报告得到了任弼时的认可,随即这份报告便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3个人的名义上报给党中央。

毛泽东接到报告后,曾一连几天,窑洞里的灯光彻夜不熄,很显然毛泽东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紧迫性。

不久,中共中央军委便宣布恢复了八路军的政治委员制度。从那时起到如今,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军队尽管几经易名,却再未更改过部队中军政各有一个主官主持工作的制度。

在恢复政治委员制度的同时,又乘势在全军展开了整顿军阀残余作风的运动,一批卓越的政治领导人,如聂荣臻、关向应、邓小平等走上了领导岗位。黄克诚本人也被任命为第115师344旅政治委员。

建议开展反摩擦斗争

黄克诚继1937年建议恢复八路军的政治委员制度后,又于1940年初,向中央提出开展反摩擦斗争的建议。由于此建议提醒得及时、准确,使八路军的斗争方略取得成功,巩固了根据地。

1939年,正当我军革命力量日益发展壮大之时,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活动也日益频繁加剧起来,反共顽军不断地向抗日根据地军民寻衅滋事,肆意妄为,制造反共摩擦事件,妄图削弱我军实力,进而彻底将我军消灭。1939年底和1940年初,反共摩擦活动达到了高峰。国民党背信弃义、肆无忌惮。在西北,胡宗南部向我陕甘宁边区进犯,占领我部县城,并觊觎延安。在山西,阎锡山向抗日新军和八路军进攻,摧毁抗日民族政权。随后,蒋介石又调集10万军队向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大举进犯。其中以国民党顽军石友三、朱怀冰等反共最为突出,妄图袭击我八路军总部。

面临如此严峻紧张的形势,黄克诚忧心忡忡,相机待变。此时,彭德怀从延安经西安、洛阳进入晋东南地区。他只带了少数警卫和电台,走山路过来,快到平顺时,黄克诚连忙赶去迎接。一见面,别的什么也没顾上谈,就直接向他汇报了国民党军队向我部摩擦的情况。一路上两个人边走边谈,边分析局势,边谈应敌策略。一到旅部,彭德怀的作战方案已经成竹在胸,立即下令调动部队准备打朱怀冰。彭德怀打仗历来都是坚决果断。但这次是要打与红军有统战关系的国民党军队,又难免是一个大仗。黄克诚思前想后对彭德怀说道:“老总,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先请示延安就动手,怎么行啊?”“来不及了!”彭德怀果断地说道。于是,他一面派人发电报调动部队,一面同时报告延安。

在彭德怀和129师首长的指挥下,反摩擦战役很快就打起来了。首先将石友三部打垮,紧接着将朱怀冰、鹿钟麟、张荫梧等部打垮。至此,彻底打退了国民党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巩固了太行革命根据地。值得一提的是,鹿钟麟在林县被黄克诚部第344旅活捉,黄克诚得知后随即将他放走,从而确保了统战政策的连续性。

建议进军华中开辟苏北根据地

黄克诚在抗战中的第三次进言更是具有历史意义。那是一条良策,使八路军跨越陇海路,打通了八路军和新四军的联系,仅此一举,就使华中我党的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极大地推动了抗日救国战争的进程。

1940年4月,黄克诚奉命离开太行山赴冀鲁豫,率领第344旅和纵队直属队越过平汉路,到冀鲁豫与新二、新三旅会合。到达冀鲁豫和杨得志会合后,奉命组建了冀鲁豫军区和军政委员会,黄克诚兼任军区司令员及军政委员会书记。

这段时间,第二纵队已发展到两万余人。黄克诚考虑到冀鲁豫集中这么多部队,不利于大部队的活动和发展,回旋余地也不大,遂根据中央提出的“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部署精神,向中央和总部建议将第二纵队分成两部分,由黄克诚和杨得志各带领一部分,一面坚持冀鲁豫斗争,一面越过陇海路,向华中发展。

黄克诚的建议,得到了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于4月17日电示黄克诚:新二旅及第344旅共1.2万多人,由太行山出发,在冀鲁豫边界,设法消灭石友三部后,准备随时调往陇海路南,配合彭雪枫部行动。

5月,黄克诚率部歼灭进犯冀鲁豫根据地的叛逆顽军石友三部主力后,即奉命率八路军第二纵队主力一部1.2万余人挺进华中。 6月20日,南下的先头部队到达豫皖苏边区新兴集,与彭雪枫率领的新四军6支队会合。 6月27日,中央军委电示与彭雪枫部合编为八路军第四纵队。彭雪枫任司令员,黄克诚任政委。

随后根据中央的战略意图,黄克诚将第344旅(欠687团)留在彭雪枫部,自己则率领新二旅的第五、六团和第344旅的第687团及部分兵力,离开豫皖苏,越过津浦铁路,向皖东北挺进。开辟、建设了苏北敌后抗日根据地,创建了拥有4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和800多万人口的苏北解放区,他所率的新四军3师也由开始组建时的2万余人发展到7万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