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谜踪》| 电影百年,从未老态龙钟。


等你关注,都等出蜘蛛网了


 按 


技术改变语言?

这可能让巴赞和麦茨都感到头疼。


  获取电影资源:公众号回复 “网络谜踪”





1895年,卢米埃尔兄弟发明电影。

 

此后一百多年,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虚假的真实”到“真实的虚假”,电影永远企图打破现实和光影的界限。

 

《火车进站》-《爵士歌王》-《女巫布莱尔》-《头号玩家》……

 

真实or虚幻——电影终身的追问与自询。

 

21世纪是“互联网世纪”,人们既活在现实中,又活在网络里。虚拟开始僭越现实,抢先电影一步,网络模糊了现实与虚幻。

 

在此之下,出现了一类网络展现真实的电影:故事发生在网路世界,画面是一镜到底的电脑桌面,环视当下,莫不是生活日常。

 

后来,人们把这称之为“桌面电影”。

 

近日,《网络谜踪》从电影节到电影院,都收获了太多的赞美之词。其实,“桌面电影”每一次出场,都是爆款。


《网络谜踪》只是“桌面宇宙”的冰山一角。







网络 / 电影之光


桌面电影,名字即释义,泛指故事冲突和镜头全集中在网络和电脑桌面的电影。


它因网络高速发展而生,时代性强烈,倘若往前再早个十几年,则会是别出心裁的科幻片。


其首次亮相,也十分网络。


2009年,国外出现一个寻宝网站,有人在英国某地埋了9000英镑,为赠有缘人,在首页留下九条线索。

 

网站截图



发布一年后,有个叫亚当·布彻的网友声称破解谜题,拿到奖金。随后,他把破解过程拍成十分钟的短片《互联网故事》,传到网上,点击量飙升。虽然后来经人查出,网站主人就是布彻自己,但木已成舟,他赚了不少流量。


而这十分钟的短视频,就是一切的开始。

 

《互联网故事》,布彻将破解过程拍成故事,全程围绕他卧室的电脑、地图和桌面上的寻宝网站讲述。



因桌面电影的特殊性,十分考验编剧的架构能力,互联网人士的技术支持。故最开始,它只是一种新兴手法,没有人敢在长片中全程尝试,只是在短片或电影里某个段落偶尔客串。


像是2012年的多段式恐怖片《致命录像带》,其中一段故事,便是从年轻男女在skype上的视频聊天展开。

 

《致命录像带》,视频两端男女主角的对话和女主在摄像头前遇到的灵异事件,构成这段故事。



终于,在2013年,出现了一部《巢穴》故事全程发生在网络摄像头下和桌面,算是真正的桌面电影。


《巢穴》,为完成社会学课题,女主伊丽莎白借助网聊软件“The den”结识全球网友,却看到世界角落的罪恶。



有了长片,桌面电影一路高歌,数量增多,其逐渐从“手法”蜕变成“类型电影”,技术模式已然成熟。


“桌面电影”正式被命名,是在2015年。这得益于一个叫提莫·贝克曼贝托夫的俄罗斯导演。


提莫·贝克曼贝托夫


 

桌面电影刚兴起时,提曼·贝克曼贝托夫便热情十足,2014年的第一部《解除好友》,他正是制作人。他预感这将会在未来改变电影,便在2015年发起了一个名为“屏幕生活”的项目,向全世界的年轻电影人征集提案,要求是:必须使用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小屏幕,电脑桌面、手机屏幕、平板电脑等等。


“屏幕生活”官网首页



三年后,这个“屏幕生活”项目中的三部作品接连与观众见面:《解除好友2:暗网》《网络谜踪》《网诱惊魂》。

 





窥视欲


1954年,希区柯克拍摄《后窗》。全片大部分镜头聚焦于杰弗瑞的窗口,观众看到对面楼人的生活百态,偷窥欲从未如此满足。

 

《后窗》



不客气的说,每个人都有偷窥欲。看电影实际也是一次偷窥,银幕上,观众窥见了他人人生,而《后窗》则将欲望放大到极值。


若干年后,电影还是电影,而那个“后窗”窗口,成了电脑桌面。


网络时代,个人上网终端成为私人生活最后的保留地,每个人都在其中裸泳,人性百态被无限放大。

 

“如果我看到你的屏幕,我就能看到你的灵魂”,提莫·贝克曼贝托夫曾如是说。

 

因此,桌面电影放大了当下新一轮的偷窥欲。在2014年的《弹窗惊魂》中,桌面上全是电脑摄像头,手机镜头,监视器下的实时画面,透过男主电脑,观众看到被绑架女孩生活的点滴。

 

《弹窗惊魂》


 

而在《网络谜踪》里,则更为高级。大卫女儿被绑架,通过打开女儿笔记本电脑中的社交网站,抽丝剥茧,不止找到线索,还看到女儿在自己面前隐藏的另一面,拉近了代沟。

 

《网络谜踪》目前在桌面电影类型片中,评分最高。

 


同样的还有《解除好友:暗网》男主角马蒂亚斯意外捡到陌生人电脑,本意自用,却被硬盘的隐藏文件激发起好奇心,结果窥见了暗网的黑暗秘密。然而,他偷窥暗网,暗网也在窥视他。

 

《解除好友:暗网》,暗网进入界面


 

窗口切换之间,社交信息往来。银幕内外,桌面电影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偷窥狂欢。

 





暗网


桌面电影,八成都是惊悚片。


自从《巢穴》《解除好友》等开创出这种“桌面恐怖/惊悚”子类型,它便与“暗网”发生着天然的联系。


和桌面电影一样,“暗网也是近两年兴起的名词。其真实存在于网络数据库,却又无法被普通搜索引擎索引,数据量更是普通网络的几个量级。

 

表层网络和暗网比对图


 

暗网浏览时,IP地址飘忽不定,无法追踪,更不能做到监管。


更可怕的是,暗网中存在着的暗黑版“淘宝”同样有着成熟的制销网络。作为暗网中最大的电商,上面售卖的基本上是毒品、枪支、性奴和人命。


去年,中国留学生章莹颖在美失踪,真相扑朔迷离,据传系暗网所为。


因而,现实中的暗网和《解除好友:暗网》中别无二致,属于法外之地,罪恶的天堂。

 

《解除好友:暗网》中,硬盘里的文件揭示了暗网人口拐卖和虐杀的真相。


 

好在,创始人乌布利希在去年被判了无期。



乌布利希和他的暗网“丝路”。



现实里几个零星的暗网故事十分骇人,但大众了解的内幕还是少之甚少,无疑给了暗网一层“都市传说”的气质,完美契合“桌面电影”的需要。

 

因此,桌面电影不但多为惊悚,且时刻潜藏着暗网的影子。

 

《解除好友:暗网》是明说,而《巢穴》里,看客花钱观看虐杀直播,莫不是传说中暗网的所作所为。暗网拓宽了桌面电影的惊悚深度,也让它在这条路上一去不回头。

 

 



伪纪录&沉浸感

 

向前追溯,《女巫布莱尔》《灵动:鬼影实录》当年使用DV纪实风格拍摄,宣传这些影像是人们在主人公遇难后拾获的素材,让大众信以为真。

 

一方面,它们同样采用极端的视听呈现;另一方面,桌面电影也可以看做某种拾获素材式的伪纪录片。

 

《女巫布莱尔》


进一步溯源,奥逊·威尔斯1938年从影前“臭名昭著”的广播剧《世界大战》,或许也能放在同一体系。甚至其实标志电影诞生的《火车进站》也可以,因为传闻百年前的观众第一次看到幕布上向前行驶的列车,竟吓得从座位上躲开。

 

“媒介是人体的延伸”,《火车进站》的初来乍到;技术伪造真实,《世界大战》的以假乱真,《女巫布莱尔》的混淆视听——从笨重的胶片放映机、播向全国的电台、轻便的手持DV,到今天,依旧是媒介与人的关系,成就“桌面电影”的无缝不入。



桌面电影最恐怖惊悚之处,就在于不留痕迹地使用电脑和网络这些当下的日常媒介,给观众建立出充足的相似感和浸入感。今天的人们每天甚至每时都要观看的东西,对于中国人或许是微信淘宝,对于片中的西方人就是Facebook和Skype。

 

当这些“刚需”出现故障、异样,并且越来越解决不了,不受控制,恐慌可想而知。因此很多人在看过《解除好友》之后,都将电脑摄像头遮盖起来。


电影自然触及到一些互联网安全的问题,但最重点的还是人对于媒介不假思索的依赖。

 

真实存在的契机,比起鬼神,能让主角一行及观众更真实地醒悟,发现这个时代的自己,正身处何种媒介链接之中。真正的反派,是人们对于使用电脑与网络无意识的习惯。

 


纵使类型单一,画幅局限,丝毫不影响“桌面电影”崛起的力量。低成本,快节奏,强刺激,其像一只猛兽,朝着传统电影,张牙舞爪。

 

科技、视听语言发展,电影无时无刻不在被解构整合,日新月异。当观众走进电影院,看到平日里腻烦不过的桌面,竟能如此精彩激烈。

 

方知,电影百年,从未老态龙钟。

 

    赞 赏    

 往期阅读 


 人物 

是枝裕和 | 新海诚 | 伍迪·艾伦

马尔克斯&黑泽明|特吕弗

帕索里尼|武术、散手道、跆拳道可以给孩子带来哪些改变?

  • 在华上座率超好莱坞大片两倍,它排片为何不足1/5?
  • 80后眼中的科比,90后世界的詹姆斯,00后心中NBA联盟?
  • 编织一款漂亮又可爱的紫色儿童翻领毛衣编织,附详细图解教程
  • 40岁女人,穿错颜色老10岁,聪明女人都爱这些配色,减龄显气质
  • 我才不买科创板的股票或基金
  • 孙家集街道新时代文明实践:传统文化润民心
  • 有一种坐姿叫做韩雪,原本以为是翘二郎腿,仔细看才知道学不来
  • 美大学入学考SAT传重大变革 新增「逆境分数」
  • 银行卡上有“闪付”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又需要注意些什么